冉静《突围突围》【星上文化·中国文化】

来源:中华时报    作者:冉静    发布时间:2022-04-23    

19341016日夜,一支八万余人的红色大军跨过赣南于都河,从此踏上远征之路。从赣南、川北、豫东南、湘西、云贵高原到陕北。两年后,当九死一生的红军队伍在甘肃会宁紧紧拥抱时,这次伟大的远征至此有了一个不朽的名字——长征。

 

突围 突围

——红九军团贵州大定猫场之战纪实

·冉静

 image.png

一、组建于中央苏区

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团,是中央红军突围转移,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主力部队之一。这支部队,组建于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处于被动时期的1933年。1933年10月2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组建红九军团的命令,10月28日,红九军团正式成立,军团长是罗炳辉。1933年10月28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红军第3、第14师等部队组成红一方面军第9军团,罗炳辉任军团长,蔡树藩任政治委员,张翼任参谋长(后郭天民),李湘舲(李涛)任政治部主任(后蔡书彬、黄火青),军团共1万余人。1934年5月,红9军团因在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作战中伤亡过大,撤销第14师番号,部队分别编入第3师和红3、红5军团。7月,红9军团奉命护送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东进过闽江。10月,中央红军长征前,红22师编入红9军团。长征开始后,红9军团于左翼掩护军委纵队前进。11月中旬,红22师番号撤销,部队分别编入第3师和红1、红5军团。在湘江战役中,红9军团损失严重。

    1935年遵义会议后,根据中央军委指示,取消了师的编号,将剩下的3000人缩编成七、八、九三个团(实际上是三个营),无营的编制,团直辖连。军团长罗炳辉,政委何长工,参谋长郭天民,政治部主任黄火青,中央代表王首道、供给部长赵镕、政治保卫局局长周兴、地方工作部部长(前任部长王有发3月4日调出任中国工农红军遵(义)湄〈潭〉绥〈阳〉游击队政委)朱明、卫生部长吴清培。

    第七团(营)团长洪玉良,政委周生珍;

    第八团(营)团长崔国柱,政委幸士修,副团长李松;

    第九团(营)团长刘华香,政委姜启化;

    教导营(大队)营长彭上坤,政委黄胜明;

军团侦察科科长曹达兴,作战科科长刘雄武,侦察连连长龙云贵,特务连连长萧新槐。

二、高原轻骑红九军团

在中央红军长征途中,四大主力军团中的红九军团主要负责后卫掩护任务,进入贵州以后,尤其从四渡赤水开始,在毛泽东的总体部署下,红九军团在贵州高原东突西进,北上南下,灵活机动的迷惑牵制敌人,成功策应了红军主力的战略大转移。

以一支部队的兵力伪装主力吸引敌人,红九军团每次作战都面临生死考验,然而却又每次胜利完成任务、化险为夷,周恩来曾深情赞许:这是一只战略骑兵

1935年1月7日,中央军委纵队挺进遵义城时,担任右翼掩护的红九军团开进了临近的湄潭县城,他们要保卫遵义会议的顺利召开。

湄潭天主教堂,在这12天里成了红九军团司令部。

红军召开万人大会,湄潭县革命委员会成立了,湄潭县抗捐委员会成立了,农会和游击队也成立了。

没收地主恶霸的布匹和粮食发给贫苦群众,四处宣传党的政策主张,红九军团的红军官兵得到了湄潭人民的热情拥护,仅仅十天功夫就赶制出了8000套冬装,军需用品全部换新,有1000多名湄潭青年参加了红军,大幅减员的红九军团得到了及时补充,战斗力大大增强。

这是红九军团长征以来最好的一次修整,不久,遵义会议结束,中央红军开始了精彩的四渡赤水战役,按照毛泽东的战略设想,第四次渡过赤水河后,将以红九军团伪装红军主力在黔北地区继续作战,吸引敌人,掩护大部队南下。

军团长罗炳辉、政委何长工心领神会,就在中央红军主力秘密南下时,他们却大张旗鼓地向习水推进,沿途大肆散播要进攻仁怀县城的消息。不久,又突然进入打鼓新场(今金沙县城关)、遵义县一带,故意打探经湄潭去黔东的道路,造成红军主力均能要北渡长江,又可能要东进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态势,迷惑敌人将主要兵力紧紧驻守在黔北一带。

为实现中央红军南渡乌江计划,中央红军决定红九军团暂时留在乌江以北地区活动,给敌人造成错觉,以掩护主力红军的行动。1935年3月27日、28日,军委电令:“原留守乌江北岸的红九军团,暂留乌江北岸的打鼓新场一带,以马鬓岭为枢纽,分别在长干山、枫香坝等地活动,装成主力,诱敌北上,牵制敌部,掩护红军主力南进。”红九军团按照军委指示,逐步向南推进,牵制敌人,掩护红军主力过江,出色地完成了牵制任务。红军主力全部渡过乌江后,军委又电令红九军团务必于4月3日上午赶到沙土,尾随红军主力过江。红九军团接到军委电令时,仍在离沙土有四、五十公里远的枫香坝、白纳坎一带,处于敌人封锁线内。当红九军团冒着滂沱大雨、昼夜兼程、赶到沙土时,已是3日下午2点,超过过江规定的时间,浮桥已拆,加上国民党中央军吴奇伟、周浑元纵队3个师正沿乌江上游迎面而来,后有国民党黔军魏金镛、川军郭勋祺三个旅追来,过江已不可能,情况十分危急。红九军团领导立即向军委请示行动方案,军委于晚八点电示:“向沙土、底水以东隐蔽。”红九军团根据军委电令,连夜行动,先向沙土东北急进20多公里后又折回西北,红九军团摆脱险境后,向安底区老木孔方向前进。

4月4日,红九军团到达老木孔,部队刚驻下,侦察兵发现形势不对。接着,从当地农民处获知,国民党黔军犹国才部、魏金镛师正从遵义鸭溪向老木孔追来。红九军团领导立即召集连以上干部开会,分析敌情和地形,研究对策,拟定作战方案,对追敌狠狠打击。根据老木孔的地形,军团领导决定采取伏击战,打击追敌。

战斗结束后,红九军团折回老木孔宿营。为防止敌人反扑,4月6日佛晓,红九军团离开老木孔,向西北方向前进。同时向军委发电,汇报菜籽坳战斗情况,并请示行动方向。4月6日下午6时许,红九军团翻过倒压大山,经絆水、石桥、大坪子等地到达小水沟宿营。7日早上,红九军团接到军委电令:“九军团向毕节、大定前进。”按照军委指示,红九军团经过桂花、石革佬(今金沙石场)、太平等地进入大定(今大方)境内。菜籽坳伏击战的胜利,使红九军团成功地甩掉了敌人,脱离了险境,有力地配合了红军主力向南开进。

接着,红九军团8日智取瓢儿井盐防军,在该地休整三日。12日继续西进宿于八堡。13日入毕节县境小坝、石关口地域。14日折回大定县境经响水、双山宿于野麻阆(lang)。15日经枫竹坝、箐篼牛场(现名牛集)于下午4时左右到达以列猫场。

猫场处于大定(今大方县)县西部52公里处,旧时名为“以列”,其领主阿可以列是水西安氏宗亲,属火著则溪,是水西四十八目之一,清代为大定府管辖悦服里六甲,民国时为大定县西区。街道由东北向西南走向,街道入口东北面是官家大山(壁脚村),旧时是安氏官寨所在地,面南而居,俯瞰整个猫场。官家大山一面向南、一面向西南,形成两面散开之势。西南面地势由高到低是管家梁子、大营上(猫场小学背后)、赖石沟(硝厂)、干河床,河床东北面是两座石岩,一名发窝岩、一名尖尖岩。经河床附近的韩家寨(现在的村公所,长沙村岩脚组)及梯子岩下小街(长沙村营脚组,六仲小学下面),对面(西南面)就是梯子岩。梯子岩是道光年间当地土目安绍德及其先辈主持修建的,其石级宽约1至1.5米,中悬崖峭壁之间,成之字拐盘旋而上,可以通行马驮子,是昔日大定(今大方县)通往其属地大兔场(今纳雍县城)的要道。猫场南面,乌江支流瓜仲河滔滔而去,将猫场向东和向南的路完全阻绝,幸有大自然的杰作天生桥可到瓜仲河对岸,清初时,吴三桂大军便是经水西宣慰使安坤派人向导,从此处绕道毕节七星关,攻永明将白文选粮道的。

这样的地形,易攻难守,虽然富庶,但历来都是兵家所忌之地。若敌人占领三面高地,再派少量军队堵住梯子岩与天生桥,则纵有千军万马也难以突围。image.png

 

三、猫场之战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大定西区是多匪之乡,40年代后,就是为了便于剿匪,才将大兔场等地置出,建纳雍县。当时猫场周围的土匪是这样分布的:

瓜仲河北面以抢劫为生的土匪武装陈志廉,一向诡计多端,手下有人枪三、四十;坡脚以汪筱恒为首的地主武装集团声势显赫,有人枪一百多,附近村寨皆对其心存畏惧;猫场韦家寨李超凡(猫场街上仓库边),仅有人枪十余只,但因其父李芳是前清举人,与县里官吏豪绅交往甚密,因此人虽不多,但势力不小;(五丫村)龙井寨陈全生,手下有人枪百数;小兔场熊甫有七、八百人枪;小兔场附近张三母有七、八百人枪;野麦地龙从新,人称龙大爷,有人枪数十;化作陈少安有人枪数十。总计,猫场附近地主土匪武装共有两千余,但他们彼此之间矛盾重重。例如坡脚汪姓地主武装和猫场的袍哥大爷李鸿初,为争西三区区长一职,就进行了长达四年之久的火线争斗,红九军团红军官兵经过猫场时,汪氏地主武装刚刚获胜并用计枪杀李鸿初于大兔场,加上他们对国民党官兵十分疑惧,因此,不可能完全联合对付红军。所以,当时参加刘鹤鸣部袭击红九军团的地主、土匪武装,也就是陈志廉、陈全生、汪筱恒等土匪、地主武装三四百人。

1935年4月15日,红九军团由坡脚经庙山、七家桥、白纸田、松林半坡进驻猫场。

 

来到猫场后,军团领导勘察了周围的地形,感到这里三面环山,宿营很不安全,但因为天近黄昏,猫场周围尚未发现敌人活动,加上连日来的胜利,也有一定的轻敌思想,更由于看到连续行军,战士们十分疲惫。炊事班已开始淘米做饭。于是决定在这里宿营,第二天凌晨出发。为了安全,在东北面官家大山口,还是派了后卫八团一个连放哨警戒。

当时的猫场,在街口的财神庙和另一头街口的以列小学、街上、韦家寨(猫场下条街)都住满了部队,军团司令部住在当时街上的商会局房屋内。红军官兵到来,当地大户、土豪地主望风逃避,猫场韦家寨有名的大地主李超凡家,也全家逃往干沟岩洞,只留下长工胡顺清一人看家。据胡顺清后来回忆说,当天夜里,驻扎在李超凡家的红军,发了一夜的电报,电报声一直响过不停。其他百姓因不明情况、误信国民党当局及当地地主豪绅的传言,也有出走的。

但红军到来,并不扰民,所到之处,不仅秋毫无犯,还帮助当地老百姓挑水、扫地、碓米等,有的百姓就陆续返回。红军向他们打听情况,宣传革命的有关主张,并沿街书写、张贴宣传标语,如“要翻身、当红军”、“打土豪、分田地”等等。

猫场土匪头子陈志廉、陈全生以及坡脚地主武装汪筱恒等见红军声势甚大,不敢轻举妄动,得悉箐篼牛场(今牛集)驻扎有黔军刘鹤鸣部,于是便连夜与其联系,策划偷袭红军路线、出发时间等。开始时刘鹤鸣并不想和红军打仗,因为他接到上峰的命令是“送客式”的追击,只要将红九军团追出贵州境内就行了。但汪筱恒、陈志廉、陈全生等人向刘鹤鸣说:“我们是本地人,路熟得很,只要你们愿意打,我们就在前面带路。”刘鹤鸣于是非常感慨地说:“其他地方的民团都没有配合我们,你们却这样热心,打仗是我们军人的天职,只要你们肯带路,我们难道还贪生怕死吗?”于是,经过精心策划,刘鹤鸣团与当地地主、土匪武装会合后,将部队分为三个部、从三路进攻红军:一路由陈全生部带路经滑石板(石板河)沿坡脚到猫场的大路侧攻;一路部由陈志廉配合带路,由松林坡上官家大山直压猫场街口,担任主攻任务;一路由汪小恒部带路,下七家桥,抵刘家丫口截断红军向东南方向(天生桥方向)的退路。

 image.png

 

当晚,红军连哨发现远处有火光、狗吠不已。连哨当即向后卫团八团团长崔国柱报告,崔麻痹大意,不假思索地说:“贵州地气潮湿,容易出现鬼火,你们注意观察就是了。”说完翻身又入梦。火光、狗吠声愈来愈近,连哨再次报告,崔国柱仍不以为然地说:“贵州很穷,这也许是逃荒的老百姓。”既不找团政委、副团长商量,也不向军团部报告,个人独断命令连哨继续加强观察了事。次日凌晨,红军已经开始做饭,准备离开猫场,敌人趁红军岗哨撤离之机,随即占领了官家大山及右侧高地,并架设好轻重机枪,敌二营及陈志廉队伍由官家大山及大路上向猫场街口发起冲击。红军临危不惧,对攻击之敌发起反冲锋,但由于高地已先被敌占领,地形不利,红军屡次冲锋,未能抢占高地,伤亡较大。此时,敌三营于东南面抢占白龙庙,对街口、财神庙发起攻击。红军几面受敌,情况十分危急。此地已不宜久留,军团长急令后勤、辎重、电台、政工部门、直属机关及几十个马驮子,由军团政委何长工同志率领,先行向梯子岩方向撤走。同时命令各团交替掩护,边打边退,向梯子岩方向撤离。红军因不熟地形,以致七团误退到赖石沟(硝厂),沟里全是大树林,行动不便,主攻之敌跟着压下来,侧面敌人也发起攻击,红军形势不利,伤亡较大。少数部队误向天生桥方向撤退,遭敌人抄袭部队袭击,七团团长洪玉良同志带的一个排被打散,洪团长和几个战士向枪声多的地方追进才找到队伍。七团的一个连在撤退中只剩下二十几个人,连指导员李世彪右脚掌被打穿,通讯员过去背他,通讯员也牺牲了,最后司号员接过指导员的公文包仓促撤下。

队伍撤到梯子岩脚时,因马驮上石级较慢,尾追的三股敌人合为一股,对红军跟踪追击,十分猖狂。此时九团在韩家寨执行狙击任务,九团团长负了伤,九团已难支撑。军团领导及时动用教导队投入战斗,一个猛烈的反冲锋,很快将敌人压回去。同时侦察连机枪已占领了梯子岩岩顶,向敌人开火了,教导团和各团才陆续向梯子岩上撤退。敌人鉴于红军已在岩顶架设了机枪,不敢直接向梯子岩正面靠近。陈志廉、汪筱恒的队伍还不死心,就爬侧面山坡,妄图绕道追击红军。到下午两点左右,红军终于全部通过梯子岩,继续向纳雍方向转移。当地主土匪队伍爬上山坡时,见红军已走,只打了几枪,便返回猫场。因敌人也有部分伤亡,弹药消耗较大,不敢再追。

这次战斗,红军因对地形不熟、地势不利,被敌人偷袭,猫场之战,损失较大。除损失一些物资和武器外,人员失散、第九团(营)团长刘华香,政委姜启化,第八团(营)副团长发李松身负重伤,红九军团伤亡红军官兵约四百多名。

猫场之战,为北上以来最大损失,红九军团牢记教训,从此采取了时东时西、时南时北的行军方式,更加灵活地迷惑牵制敌人。

红九军在大定(今大方县)猫场遭敌偷袭,仓促应战,伤亡惨重的情况下败而不馁,仍然镇定自若,审时度势,避开敌人势力强大且有准备的原定行军必经之地——阳长,向敌人力量薄弱的以角前进;顺利通过纳雍。在宿营地点,在休息间隙,红军官兵抓紧时间打击反动武装,打富济贫,写标语,贴文告,向人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不久,中央红军大部队进入云南,军委电令红九军团南渡北盘江掩护主力部队。56日,红九军团从会泽以西的盐井坪渡过金沙江,从此,红九军团离开了贵州高原。不久与中央红军主力会师。6月中旬到达懋功(今小金)。

7月21日,根据中革军委决定,红9军团改称第32军。

毛泽东曾说:红九军团是牵牛鼻子的能手

的确,在转战贵州高原的八个多月里,红九军团忽东忽西、忽南忽北,以三千人江敌人解释的兵力搞得晕头转向,在红军战略大转移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为了纪念此次战斗,红军宿营地一带被更名为长征村,并于1985年在长征村北面当年红九军团阻击敌人的主阵地上,修建“红九军团猫场战斗革命烈士纪念碑”,由原红九军团政治部主任、时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黄火青同志题写碑名。2009年,又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绿化、美化,修建了亭子、大门、广场等附属设施,将其扩建为“红九军团猫场战斗革命烈士纪念园”,成为大方县西部片区最大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以此缅怀逝去的九军团英烈。

image.png



冉静 笔名蓉儿,侠君,安徽合肥市人,有二十多年的政法和文化类编辑记者生涯,贵州省散文学会理事、游客联盟总策划、中国游客网执行主编。星上文化名誉主编,

责任编辑:周军
相关链接: 中华时报(app) 中华新闻通讯社 新世纪艺术 中华摄影报 中时网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华时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25831号-4 记者查询  关于我们  手机版本 技术支持:海南布谷

快捷评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