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永《乌镇之行》 【星上文化·中国文化】

来源:中华时报    作者:星上文化    发布时间:2022-05-01    

乌镇之行

文/张开永

 

 

乌镇之行在很久以前就十分期待。她不仅是"小桥流水,枕河人家"的著名江南水乡,还是文坛泰斗茅盾的故乡,所以仰慕已久,但好几次都与她擦肩而过。今年三月,我终于走进了乌镇。

    

到乌镇的那天正下着小雨。我希望是个晴朗天,可却遇上个细细小雨天。但同行人告诉我,拥有绵绵的雨意,才是水乡真景色。

    

的确,雨中的乌镇别样风情,让我更真切地感觉到如诗如画的优美意境。在烟雨蒙蒙中,我撑一把小伞,踏着古镇被雨水滋养得泛着青光的石板路,与众多行人悠悠漫步,细细品味那份悠远与宁静,仿佛找到了琼瑶小说中的"情深深雨蒙蒙"的味道了。走着,看着,口中就情不自禁地轻声吟哦起"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的诗句来,脑海里产生着许多遐想。

    

乌镇是商业化开发较浓厚的一个小镇,镇上的居民大多靠旅游业和服务业为生,道路两旁基本是饭馆加民宿的组合。老板们或是站在街上招徕顾客,或是坐在店门口热情地向行人打招呼,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好不惬意。听导游说,东栅相比于西栅较早开发,商业气息没那么浓厚,所以我们最先选择逛东栅。

    

从东栅大门进去,正对面是一片小竹林,左右两边都可以同行,走右边的小路不远就能看到《似水年华》里文和英走过的逢源双桥,中间隔着精致的木窗,想着剧中两人擦肩而过的场景,再看看现实中人挤人的情况……默默地感叹之后,又继续前行。

    

沿着小巷缓步走近逢源双桥,我以为会象《廊桥遗梦》中一样有逢""的浪漫故事,结果却在导游"走左升官,走右发财" 的提示下选择上桥,我们毫不犹豫地选择右边踏梯而上,希望这次旅游回去也发点小财。站在桥上眺望东市河,河流两侧的黛瓦青砖被细雨涂得透亮,河面恬静温柔,两岸垂柳依依,沿河枕水人家水阁逶迤,一只只乌蓬船泛舟水上,好一幅令人心旷神怡的画景!

    

过了逢源双桥一直走下去就是东大街。我沿着参差不齐的青石板路轻踏着脚步,看着来来往往的游人,瞥一眼东市河上的乌篷船,闻着远处飘来的阵阵茶香。虽是一尘不变的青瓦房和石板路,但依稀流露出的旧时光的气息也足够让人陶醉和流连忘返了。在这里,你可以卸下精明,卸下世故,让思绪慢下来。

    

除了青瓦房、石板路、小桥流水和乌篷船外,另一个颇能吸引我眼球的就是蓝印花布了。乌镇人将染好的蓝印花布挂在太阳底下晒的情景确实叫观赏者感到奇特,一幅幅蓝印花布从高高的云天直挂而下,太阳照着的时候,蓝印花布发出耀眼的光芒,一朵朵别致的花儿仿佛呼之欲出;而当微风吹来的时候,那些悬挂着的布匹则跳着优美的舞蹈,一眨眼工夫就能飞到天上去的感觉。当我们陶醉在蓝印花布的美妙之中时,从小巷中迎面走来一位身穿蓝印花布旗袍的漂亮姑娘。在她闯入人们视野的那一刻,人们就对她身上的那种漂亮颜色与她线条优美细滑的姿色再无免疫力了,齐刷刷投去羨慕的眼光。同行人中有人大胆提出与那姑娘合影拍个照,可那姑娘轻展柔软饱满的红唇呡嘴一笑,小手一摆拒绝了。

    

东栅深处有一酒坊,名曰"三百酒坊",是江南水乡的著名酒坊。通往酒坊的廊道墙上有"酒好不怕巷子深"的标语,让人一见此语就会加快步伐往"好酒"走去。走入酒坊,里面全是浓郁的酒酿醇香。游人至此都要得到免费品尝一杯"三白酒"的殊荣,我因不善饮,举杯呡了一点也算是享用了。

    

从酒坊出来再向前就是晴耕雨读了,是电影《似水年华》的取景地,如今却被一条锁链锁住,不知锁住的是似水年华的情结,还是诸多看客的心境。我们走到东大街的尽头便踏进了观前街,观前街十九号就是立志书院和茅盾故居了。来到乌镇,怎么可以放过最有名的人物茅盾呢!所以,茅盾故居是一定要去仔细参观的。

    

茅盾故居是一座二层楼房,木门木窗木屋架,黑白的院墙,朱红的大门,典型的江南木构民居建筑。门口左侧悬挂着"茅盾故居"匾牌。我怀着虔诚的心情,伫立许久,似乎看到先生身着对襟布衫向我走来。进到茅盾故居里,让我有了一份清静的心境。茅盾故居再现了茅盾先生童年时代的原貌,其家塾、客堂、厨房、祖父母和父母的卧室,都是按当时原样布置的。故居里存放了大量有关茅盾的珍贵书刊、照片、信件、题字等,其中包括茅盾13岁时写的作文和临终前的最后墨迹,分别布放在六个展室内。熟悉的书影一下子勾起我久远的记忆。不禁想起我读初中时,如痴如醉般地读茅盾先生的著名散文《白杨礼赞》,后来又读过他于1980年写的优美散文《可爱的家乡》,那种思乡之情令我情不能已……如今的我,置身于陈列室里,回忆往昔,更觉感慨无限。我仿佛穿越了现实与文学的藩篱,循着笔迹,走在路上,走在画中,走在文字里。

    

茅盾故居的东侧是立志书院,大门的门楣上嵌着"立志"二字,两旁的柱联是院名的注解"先立乎其大,有志者竟成"。门口木牌标示"茅盾童年读书处"。进得门来,穿越过道,就见一个小天井,内植桂花树。过天井之后是老学堂,老学堂已辟建为茅盾纪念馆,上悬"有志竟成"的匾额。大厅正中是周巍峙题写的"文学巨匠茅盾",六字用金戡成,十分耀眼。下方是茅盾先生的半身铜像,手持钢笔凝视着前方,神情庄重,仿佛正在沉思中。站在文学巨匠的铜像面前,我所感受到的不只是一种素净、清雅,怡然,而是"伟岸、正直、朴质""傲然挺立"。我伸手轻轻抚摸着先生手中那支熠熠发亮的钢笔,我想这样是否能沾上一点先生的灵气,也会文思如潮涌,下笔如有神。那一刻我感觉到:在这里,也只有在这里,才是真正的一方净土,才是我所真正向往的。

    

游完东栅即向西栅而去。去西栅有两个选择,坐摆渡船或者走情境长廊。摆渡船人多,一眼望过去看不到头,于是我们选择了步行。慢步在仿古式的木质栈道上让人疲惫顿消,轻松的感觉置入全身。

    

西栅让我惊喜的莫过于乌香堂了!乌香堂是一家专营各类香熏制品、香炉、点香器的店铺。未近其店,先闻其香。很有古韵气息的熏香不得不让你步入乌香堂。店内香品沿古法技艺精制而成,优雅高贵,留香持久。"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而又彷徨……"我不知道戴望舒写下这样的诗句究竟透露着他怎样的人生理想,据说这首"过雨巷"的诗,写的就是乌镇乌香堂。但我来到乌香堂,我没有写诗,就如当年李白在黄鹤楼的叹息一样:"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提诗在上头"。我再写也写不出戴望舒那样的好诗来。不过,要留下最美的瞬间是肯定的。

    

乌镇并不繁华,他朴素,平凡甚至是简陋的。用高大上形容是不恰当的。就像《年华似水》的歌词一样:"年华似水匆匆一瞥,多少岁月轻描淡写"。无论时光荏苒如何更替,也无论乌镇如何改变,他给我的感觉却是依旧历经沧桑终不改,洗尽铅华呈素姿。在乌镇面前,岁月对于人,似乎也是轻描淡写的。

    

挨近傍晚,我坐在河边稍歇,一股风儿吹来,微冷!这时的乌镇,又似乎有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美,让我回味着雨碎长廊,茗香茶意,蓝印飘漫,娇艳女人时,无以言表了。大概是因为要与她告别的缘故吧,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江南好,何日更重游?乌镇美,哪时又相逢?车窗外的星光已开始撒落,我

    

们冲着乌镇挥挥手,离开了。

51843556E793D5D54BA39BD39821E825.jpg

作者:张开永,1950,10,出生,中共党员;笔名:长弓,耕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贵州省诗词楹联学会会员。贵阳市白云区作协副主席。
 


责任编辑:周军
相关链接: 中华时报(app) 中华新闻通讯社 新世纪艺术 中华摄影报 中时网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华时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25831号-4 记者查询  关于我们  手机版本 技术支持:海南布谷

快捷评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