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丨如何推进教育数字化转型?

来源:中华时报    作者:谢艳莉    发布时间:2022-09-15    

2022年1月,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提出深入推进智慧教育;2022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提出实施国家教育数字化战略行动。信息社会背景下,我国教育信息化从1.0时代走到2.0时代、从“简单应用”走向“深度融合”,教育数字化转型开启新征程。

                                             微信图片_20220915141838.jpg

我国信息技术专家杨宗凯先生认为:教育数字化转型是指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支持教育在育人方式、办学模式、管理体制、保障机制等方面创新,推动教育流程再造、结构重组和文化重构,改变教育发展动力结构,促进教育研究和实践范式变革,最终实现人的全面、自由、个性化发展。

新时代背景下教育数字化转型更加强调以人为本,围绕“立德树人”构建数字化、科学化、终身化教育体系;更加注重应用为王,构建教育新生态,服务差异化教学、个性化学习和精细化管理,提高教学质量;更加凸显技术赋能,促进新兴技术与教育深度融合,助力实现“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的学习型社会。

根据有关定义,我们可以知道,教育数字化转型一定要触及到教育的核心业务,引起架构更新,尤其是新建教育模式;并不只是简单的从线下转变到线上。那么教育数字化转型应该如何推进?教育数字化可以在哪些主要场景运用?这是人们感兴趣的问题,也是专家学者正在研究和探索的问题。

教育数字化转型是教育信息化的特殊阶段,要实现从起步、应用和融合数字技术,到树立数字化意识和思维、培养数字化能力和方法、构建智慧教育发展生态、形成数字治理体系和机制。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核心是促进全要素、全业务、全领域和全流程的数字化转型,这种转型正逐渐成为教育数字化改革的重心。

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战略意义与数字中国、数字经济同脉,是教育主动适应新一轮科技革命趋势,从数字社会角度重新思考人才培养规格,优化和升级数字化学习环境,变革教学和评价模式,推动体制和机制创新,建立适应智能时代的包容、公平、绿色、高质量和可持续的智慧教育体系,完善“时时能学、处处可学、人人皆学”的终身持续学习体系。

教育数字化转型是全要素、全流程、全业务和全域的数字化过程,要建立可持续改进的文化,统筹规划建设与维护更新的关系,建立持续关注和投入的机制,同时推动组织和学校建立可持续改进的意识。数字化转型要建立多部门协同工作的机制,从政策上推进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充分发挥利益相关者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协力参与数字化建设,共同推进高性能数字化教育系统的建设。

教育改革的阵地在课堂,课堂教学是数字化转型的核心,但是当前多模态数据的分析与应用类技术和产品还不成熟,基于传统要素的教学数字化还存在瓶颈和障碍。探索基于各种生态的课堂教学过程数字化方式,从教学内容、学习资源、教学过程等方面进行数据采集、分析和应用,实现教学过程的数字化。可以通过各种方法,让课堂教学过程的数据可用好用,真正实现服务学生新型能力的培养。

数字化是教育的重要发展契机,它与教育融合的发展前景可期,但这种发展不能脱离教育的本质。虽然我国教育信息化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就,但当前数字技术与教育的融合仍存在着诸多挑战。数字化学习环境之间缺乏沟通,学生的学习过程并非数据全覆盖;学习设备系统不兼容、网络卡顿等问题,导致学生无法顺畅地进行数字化学习;教学工作者缺少相应知识和技能保障数字化教学等。

此外,作为一种新科技,数字化在给教育带来诸多有利因素的同时,也会存在相应的问题。要充分认识数字技术的优势和劣势,做到趋向有利的一面,避开有害的一面。正如我国教育家周仪荣先生曾经所言:科技是一把双刃剑,在它给人们带来美好的同时也带来一些麻烦;因此要合理利用科技,发挥它有利的一面,限制它不利的一面,是提高教学质量的有效途径之一。

教育数字化转型要建立多部门协同工作的机制,从政策上推进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充分发挥利益相关者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协力参与数字化建设,共同推进高性能数字化教育系统的建设。完全可以相信,在教育数字化转型浪潮下,教育生态环境将发生重大变革,并逐步在教育信息化建设和数字化转型中成为主流创新方向。

文/谢艳莉(作者单位: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责任编辑:中时
相关链接: 中华时报(app) 中华新闻通讯社 新世纪艺术 中华摄影报 中时网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华时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25831号-4 记者查询  关于我们  手机版本 技术支持:海南布谷

快捷评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