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长篇小说《明末群英传》连载6

来源:中华新闻网    作者:渭水老叟    发布时间:2022-09-25    

Screenshot_20220912_195833.jpg


今年是民族英雄杨嘉谟(1577—1642)诞生445周年、逝世380周年纪念年。为了纪念民族英雄杨嘉谟,甘肃武威市凉州杨家将文化研究会(筹)特约刊登渭水老叟的历史长篇小说《明末群英传》,以飨广大读者。

【长篇小说内容简介】明朝末年,朝政腐败,天气干旱,气候寒冷,瘟疫横行,饥民遍地,加上后金蒙元入寇,人祸不断,民不聊生。明思宗崇祯皇帝与满清皇太极、农民起义军李自成各路诸侯纷纷登场,演绎出了乱世英雄传。甘肃镇凉州杨家将杰出代表——明朝民族英雄、正一品武官、上柱国光禄大夫、太子太保杨嘉谟、杨岳父子闪亮登场,忠勇爱国、保边卫国、浴血沙场、奋勇杀敌,充分展现了中华杨家将后代在国家危难之时,大无畏的可歌可泣的英雄主义气概!


mmexport1546433338294.jpg


第六章  屡败屡战


延安府的城墙只有两丈高,城基也只有两丈五尺宽。义军已经攻城三日了,但由于缺乏武器和攻城器具久攻不下。即使如此,有几处城墙在义军的攻击下已经受到破坏了。城门是义军攻击的重点,也是官军重兵把守的地方。城里的官军早在义军围城就用麻袋和巨石塞死城门,城门处双方士兵的尸体堆积如山,几乎都要和城墙持平了,火油燃烧尸体发出的恶臭味道令人作呕。


三边总督杨鹤领着一干文武官员登城观看义军动向,此时小小的延安竟然朝廷大员云集,重要的有陕西巡抚刘广生,延绥巡抚张梦鲸,陕西巡按御史李应期,巡察御史吴牲,其余参将游击千总也有数十人。杨鹤年近五旬,国字方脸,颌下一把长须。一副端重严肃的样子,令人心生敬畏。不过了解杨鹤的人都知道,这位老大人很好相处,为官清廉,处事公正。一路走来,文官皆是脸色发白,掩鼻疾走,武将们则不以为然,说说笑笑的,两者大相庭径。


杨鹤看着城下不远处黑压压的义军阵营,顿觉腿肚子有点抽筋,脸色也有点不好看。这也难为他了,一个文人在京城放着好好的京官不当。被小皇帝派到这里,真是一肚子苦水没处说啊!看着其余人的样子比自己也好不到那里去。


杨鹤心里顿觉安慰,强笑道:“诸位不用担心,贼寇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我已经发函给临近各镇,甘镇,固镇,还有榆镇的官军马上就到。到时候我们就可以里应外合一鼓作气将贼人一网打尽,刘参将,你说对不对?”一员武将随即上前附和道:“老大人,你说的对。匪军已经攻城三日,其军力已竭。待我外围大军抵近,我们里外夹击,定能大败他们。”吴牲在一旁急忙问道:“求援信使早已派出,为何迟迟不见官军前来解围?”刘参将迟疑道:“估计就在这两三天吧!”显然这个模棱两可回答并不能让其他人满意。张梦鲸不满道:“刘参将,有话不妨直言。”


刘参将见顶头上司发话了,也看见众人有点不满。不敢再有隐瞒道:“各位大人,卫所腐败,军中空额甚多,余者也多为老弱,未遇敌先自溃!甘固两镇援兵恐怕指望不上了。”看着诸位大人愤怒的眼神,刘参将连忙补充道:“不过,请大人们放心,延安城池虽然小,但士兵多为久经战阵之老兵,粮草也十分充足,守个个把月不成问题。”吴牲气愤道:“本官一定要弹劾他们个畏战之罪”其余巡抚御史也出言附和。


杨鹤突然开口道:“榆镇呢?据老夫所知,他们在两月前曾大败王嘉胤,高迎祥等匪寇。连巨寇不沾泥也被斩杀了。”刘参将对这个还真不是很了解,虽然也曾耳闻过南坡之战,但他认为是边将冒功,也不好多说,正好傍边有一位延绥镇的千总也在,闪身出列道:“确有此事,据卑职所知,榆林卫年前新来了一位指挥使,自上任来整日厉兵秣马,现在兵强马壮,以末将来看,其军力在西北五镇中也首屈一指。”众人顿时对榆镇这位新指挥使大感兴趣,杨鹤示意那个千总讲下去。那位千总也觉得这是给延绥镇长脸的大好机会,眉飞色舞道:“诸位大人,末将曾在战后去过战场,几万乱民尸横遍野,而榆镇伤亡不到三百。尤其是那骑兵真是剽悍的紧那,就是草原上的鞑子也不过如此!”最后咂咂嘴称赞道:“铁骑长刀,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把一群乌合之众变成精兵,也不知道杨岳那小子是怎么练出来的。”杨岳,众人都在脑子里消化着这个新信息。


城外义军大营中,高迎祥正和几位首领商议攻城事宜。自从上次被杨岳击败后,高迎祥便明白了一个道理,兵贵精不贵多!所以,这两个月来一直把收集来战马和精良武器集中在一起交给青壮使用,并严格操练。众人称其为老营。虽然现在只有两千人,但基本上都上过战场,见过血,就是遇上官军也敢一战,这样的队伍自然由高迎祥自己统领。


高迎祥看着其余几位义军首领道:“各位兄弟,我们已经攻城三天了,官军的援军估计也要到了。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其中一位首领犹豫道:“高大哥,我们这几天伤亡了好几千兄弟,连城墙也没登上过,要不先撤吧?”其余几个首领也点头同意。高迎祥转头向一个书生打扮的人道:“军师,你怎么看?”这个人姓王名庆才,原来是府谷的一名秀才,因和乡绅结仇,走投无路才加入义军。几个个月来,倒是给高迎祥出了许多合理建议,高迎祥对他也言听计从,信任有加。王庆才也就死心效忠高迎祥了,有时也想着高迎祥以后推翻大明了,自己也能成为向刘伯温,李善长那样的开国功臣。听到高迎祥询问自己,王庆才沉吟道:“以目前来看能救援延安的援军只是甘,固,榆这三镇官军,其余卫所兵历来腐朽不堪一击,不过边军的战斗力也不弱,甘固两镇距离较远,援兵不足为虑。只是这榆镇嘛!棘手啊!”


众人心中一凛,高迎祥更是将刚端起喝水的碗一把捏碎了,恨道:“此生如不能将杨岳这狗官千刀万剐,我高迎祥枉为义军首领。”其余几个人明显对杨岳畏惧大于愤恨,想想数万义军就死在此人刀下,便胆战心惊。其中一人连忙道:“现在已经围城好几天了,这狗官会不会正率军向我们杀来?”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冒出一身冷汗,仿佛周围喊杀声已经四起了。几个人眼巴巴地看着高迎祥,可是谁也不敢说撤。高迎祥心中也是一惊,他倒不是怕死,而是担心这几万义军兄弟又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王庆才到是镇定道:“高大哥,不必担心,从延安到榆林就算骑马也需两天,更何况他还有大队步兵随行。最快也要到明天中午才能到达。”高迎祥听了突然问道:“那我们现在是撤还是继续打?”其余几个首领明显倾向撤,可是谁也不敢说明。


王庆才笑道:“我们知道援军明日中午到,官军也知道,所以今天晚上官军必然以为我们会撤走,而疏于防范。我建议今晚我们强攻延安,必定能一战而下。想想城里那么多朝廷大员,一旦被我们擒获,天下震动,崇祯必然大怒,一定会认为杨岳救援不力,到时候不免治他个救援不力之罪,如此我们可借朝廷之手除去杨岳这个义军死敌!”高迎祥听得击掌大喊道:“好!众位兄弟今晚子时,贺老四率大部人马佯攻东门,吸引官军注意力,子时三刻,我亲率老营强攻北门!此战必胜!”众人听得也是热血沸腾,好像他们已经杀进城里了。


IMG_20220429_101822.jpg


忽然,一名亲兵急匆匆地推门而入,拱手急道:“各位首领大事不好了,哨骑来报,东北十五里处,发现大队骑兵!”众人顿时觉得仿佛一盆冷水从头浇下,真是透心凉!所有人心里只剩一个念头:来的好快啊!快撤!


高迎祥到是有心和杨岳痛痛快快的大干一场,无奈士气不振。在军师的建议下,留下一部分老弱阻挡官军,自己则率亲信青壮向西逃去。等杨岳率大队人马来到城下时,看到的义军大营里仅是些老弱妇孺,李之述上前惭愧道:“卑职失职,让逆首高迎祥逃走了,请大人治罪。”杨岳听后仅是微微惊讶了一下,并没有怪罪,谁也没想到,高迎祥有如此魄力,壮士解腕,实在非战之罪也。杨岳命令官军在城外扎营,安顿义军俘虏,本想立即入城。


李之述建议道:“此时天色已晚,大军长途奔袭,人困马乏,可在城外休息一晚,明日入城!”杨岳点了点头,安排好警戒防务后,找了间房子,两日来马不停蹄地的行军,让他不一会儿就进入梦乡。


翌日清晨,杨岳一觉醒来,顿时感到浑身乏力,稍一活动,全身关节便噼里啪啦作响。洗漱之后,打算入城,这时,亲兵来报:“将军,杨总督率城中文武官员前来探营,已到营外。”杨岳闻言一惊,连忙道:“快快召集众将随我前去。”营外杨鹤等人见众人簇拥一位年轻武将走来,想来必是杨岳,便仔细打量这位年轻的指挥使,至于心中作何感想便不得而知了。


杨岳快步上前,看一位五旬上下的文官笑眯眯看着自己,其余诸人皆差他半步,心想此人便是刚上任的三边总督杨鹤无疑。领着诸将单膝拜道:“末将榆林卫指挥使杨岳拜见总督大人。”杨鹤微微一笑,将杨岳搀扶起来道:“杨将军,不必多礼!此番若不是你来相救,我这个总督恐怕早就见了阎王爷了。”说着大笑起来。众人也笑着附和,杨岳拱手道:“请总督和诸位大人帐内叙话。”


中军帐中,杨鹤居主位,杨岳站在左边前列,其余文武分列左右。杨鹤看着杨岳笑道:“杨将军,老夫倚老卖老叫你一声贤侄,我一路走来观你营中之兵排列,操练。一举一动有昔日戚武毅之戚家军风采啊!”杨岳沉吟道:“大人,武毅公练兵之法,讲究令行禁止,号令严明。我朝自太祖皇帝以来虽名将辈出,但以末将看来练兵之法无出其右者,末将只是学些皮毛,惭愧。”杨鹤点头道:“不错,不居功自傲,很好,戚继光后继有人了。”其余诸人也点头称赞,成熟,稳重,暗暗在心里对杨岳有了评价。杨鹤又问了此战经过,杨岳也一一如实作答,杨鹤站了起来,对杨岳道:“贤侄,我大明如今危机四伏,东有建州女真虎视眈眈,这西北天灾不断,民变四起。不过也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建功立业的时候啊!”说完,这老大人目光显得忧虑重重,的确,大明眼下局势并不乐观。内忧外患,正是一个王朝最虚弱的时候。杨岳安慰道:“大人,东边关宁重镇如铜墙铁壁,还有善战多谋的袁崇焕,想是稳如泰山。这西北更是有您坐镇,平定民乱更是指日可待!”


杨鹤闻言一笑,心中却甚是不以为然。自从袁崇焕杀了毛文龙后,圣上对他便起了猜疑。主少多疑,迟早误事。至于自己,不提也罢。突然对杨岳道:“贤侄,你此次又立大功,老夫自当向皇上为你请功!”杨岳连忙道:“多谢大人!”杨鹤等人又停留了半日,留下官吏管理那些义军留下的俘虏,和让杨岳继续追击残敌的命令后,便打道回府了。看着这些人离去,傍边的曹豹吐了一口唾沫道:“这些老爷还真是难伺候啊!”看着他们离去杨岳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对傍边的众人说道:“好了,大家回去准备吧。”


随后几个月里杨岳带领着官军不断地对义军进行尾随追击,义军不断以流动作战来应付官军的围追堵截,总之就是一句话,打不过还跑不过你吗?这期间义军曾数次和官军发生遭遇战,一如既往,义军被杀的一败涂地。但官军始终无法将义军彻底消灭,反而越剿越多,民变愈演愈烈。到十月末除了王嘉胤,高迎祥两大股义军外其余小股如:扫地王、邢红狼,黑煞神、曹操(罗汝才)、乱世王、撞塌天(当即闯塌天刘国能)、满天星、老回回(马守应)、李晋王、党家、破甲锥、八金刚、混天王、蝎子块、点灯子(赵胜)、张妙手、白九儿、一阵风、七郎、大天王、九条龙、四天王、上天猴(刘九思)、丫头子,齐天王、映山红、催山虎、冲天柱、油里滑、屹烈眼等等乱七八糟之类的,纵观全陕,盗匪横行,无一净土。


再一次击败高迎祥后,杨岳和几位将领观看战场,一个官军尸体周围总是有五六个义军尸体,甚至十余具。一名行军主簿上前汇报战果道:“此战我军击溃敌军三万人,斩杀六千余人。”杨岳平静地问道:“我们伤亡如何?”行军主簿吞吞吐吐道:“伤亡千余人,战死八百四十一人,”听后,杨岳很难保持平静了,几乎心里在滴血,这些人全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一次战斗竟然几乎伤亡了五分之一人马,加上这几个月的伤亡,出征时的老兵已经不足三千人了,李之述看见杨岳脸色铁青便劝慰道:“大人,当兵的本来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死对于我们每个人是早晚的事,我们早就想开了。”曹豹这浑人也点头同意。杨岳咬牙指着遍地的尸体道:“可是这样死有什么用,有什么意义?”两人显然不明白杨岳说什么,死难道还分有意义没意义吗?杨岳挥挥手冲着两人道:“我一个走走,你们两个不要跟着了。”后半句明显是命令的语气。


官军还在打扫战场,救治伤兵,对于尸体为了防止引发瘟疫,一般集体焚烧。一个年轻的士兵抱着一具尸体死死不放手大声大哭喊道:“哥,你怎么了啊!咱妈还等着你回去娶媳妇啊!哥啊!”傍边许多士兵围着他呆呆看着他,没有人劝阻他。让他发泄,只有发泄出来才会好点!傍边一个老兵安慰道:“六子,振作点!哭哭啼啼像个娘们,咱们当兵就这命,说不定我哪天就去阎王那里报到了。”傍边的士兵听了都傻傻的笑了。这些士兵大多军户出身,彼此十分熟悉,要是论起来可能都还沾亲带故。杨岳听后本想绕过去,一个士兵看见杨岳顿时喊道:“将军!”其余人也看着他,杨岳本想笑一下,无奈怎么也笑不出来。鬼使神差的说道:“明日便回师榆林!你们马上可见到亲人”回家,激起了大多数人的心思。看着这些士兵欣喜而又真诚热切的眼神,杨岳明白:军心思归,再战必败!


mmexport1664111380463_edit_49775513535112.jpg


责任编辑:杨冰心
相关链接: 中华时报(app) 中华新闻通讯社 新世纪艺术 中华摄影报 中时网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华时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25831号-4 记者查询  关于我们  手机版本 技术支持:海南布谷

快捷评论
×关闭